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华晨再遇波折 原董事长祁玉民被查

原标题:华晨再遇波折 原董事长祁玉民被查 来源:财经网

12月4日晚间消息,据辽宁省纪委监委,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祁玉民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财经网汽车尝试联系多位有关人士,均未获有效回复,华晨官网的座机号码则持续处于忙线中。

公开资料显示,祁玉民于2005年起担任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总裁、党组书记,2010年由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党组书记变更为党组副书记,2015年成为华晨汽车控股有限公司党委书记和董事长,2019年3月起退休。在担任华晨集团董事长之前,祁玉民曾担任辽宁省大连市人民政府副市长。

此前在11月20日,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受理债权人对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重整申请。法院的裁定称,华晨集团存在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的情形,具备企业破产法规定的破产原因。但同时集团具有挽救的价值和可能,具有重整的必要性和可行性。

在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重整申请的四天前,华晨汽车集团发布公告,确认华晨汽车已构成债务违约合计65亿元,逾期利息金额合计1.44亿元。因企业资金紧张,续作授信审批未完成,造成无法偿还。此次债务违约对华晨集团本部生产经营产生造成影响,导致财务状况恶化,极大影响偿债能力。

华晨汽车积弊已久

祁玉民在任的14年内,曾享誉全国的大幅降价,短期内销量上升显著。但长期来看,正是因为祁玉民愈发倚重与宝马的合资业务,华晨汽车的自主品牌不但未见起色,开始一蹶不振。

财报显示,2015年至2019年,华晨宝马为华晨中国贡献的净利润分别是38.23亿元、39.93亿元、52.33亿元、62.45亿元和76.26亿元。与此同时,华晨中国的整体净利润分别为34.95亿元、33.89亿元、43.76亿元、58.2亿元、67.62亿元。

2019年年报还显示,如果没有华晨宝马贡献的76.26亿元,华晨中国税前利润亏损高达13.34亿元。由此可见,华晨宝马已是华晨中国赖以生存的唯一利润来源。

2020年以来,受疫情影响,华晨旗下自主品牌之一的华晨中国销量仅为3186辆,员工陆续离职、长期放假的传言不断。另一边,华晨汽车累计被执行标的不断上升,资产、股权遭到冻结的消息铺天盖地。为了纾解资金压力,华晨中国先后多次出售股份,但终究还是爆雷,债务沉疴纷沓而至。

宝马股权成最大争议

伴随着华晨汽车自主板块持续缩水,利润奶牛华晨宝马的角色开始微妙起来。2018年汽车领域对外资的股比限制被放开,宝马集团闻风而动,成为新一轮开放变革中“第一个吃螃蟹的人”。2018年10月,宝马宣布与华晨打破50:50的股比合作关系,前者以36亿欧元的作价收购华晨宝马部分股权,将持股比例提升至75%。

该事件在市场随即掀起轩然大波,祁玉民也成为整个华晨中国乃至全国的焦点人物。

“80个日日夜夜,把我一生的判都谈完了”,祁玉民在中央电视台《对话》栏目中坦言,在“股比放开第一例”的谈判中,自己与宝马斡旋了80天,好几次都是只睡两三个小时,“当时宝马谈判的前提条件就是股比75%,股比免谈,就是这么个情况。”

祁玉民提到谈判中的两条协定,第一,让合资企业把蛋糕做大,最起码要翻一番,否则股比放开就没意义了;第二,双方股东要获取更大的经济利益,在这一点上,祁玉民认为,尽管三年半后,华晨股比由50%下降至25%,但25%的股份仍能为华晨中国带来比当时50%还要大的利益。

在节目现场,祁玉民面对外资准入放宽,给出了“压力”和“加油”两个表情,而不是“高兴”。

在华晨中国和宝马重新签署合资协议的当天,华晨中国在香港证券交易所停牌,次日,华晨中国股价跌幅一度扩大至26.3%。“香港的上市公司主要是靠华晨宝马支撑的,股比一放开,资本市场马上认为你获取利益小了”,祁玉民对此表示,“它哪知道你80天都谈了什么?它只知道你华晨离了宝马就完了。”

华晨汽车前景未知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试想2000亿体量的华晨中国,在债务风波接踵而至之前,财务问题或许早已成为痼疾。

祁玉民退休离任不到两年,华晨即被接连曝出惊天债务违约和破产重整裁定,时至今日新华社曝出祁玉民被查的消息,其中是非曲折,不得而知。而留给行业与市场的问题是,眼下的华晨,过去尚且不清,未来如何到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10bet备用官网_10bet下载_10bet开户 » 华晨再遇波折 原董事长祁玉民被查